服务热线:0731-22839800  地址: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珠江南路155号
版权所有 株洲华晨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 
湘ICP备14014574号-1
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  长沙 |  后台管理

>
>
>
商业巨子与地产巨头的握手——株百股份与华晨地产结成战略联盟

商业巨子与地产巨头的握手——株百股份与华晨地产结成战略联盟

浏览量

商业巨子与地产巨头的握手

——株百股份与华晨地产结成战略联盟

 

 201481日,株百股份56周年店庆活动日,生意火爆使得中心广场交通拥堵指数直线上升。株百董事长龚性强好不容易从河东赶到河西,他是赶来与一个合作伙伴洽谈的。这个人是株洲地产行业的领军人物——华晨新里程的董事长陈文义。

 

    两大行业巨头,平时都十分低调,在媒体视野中鲜有露脸。这次却主动邀请了10余家媒体,联袂登台亮相。在华晨的会议室,两者的握手向外界昭示着:株洲最强的两大本土行业巨头,已经结成战略盟友。

 

    结盟源自实力

 

    一个是商业龙头企业,一个是地产领军企业。两者的结盟,首先源自双方的实力。

 

    株百股份在行业内绝对是个神话般的存在。在株洲这个中部三四线城市,从未有哪家商业品牌能够压倒株百。觊觎株洲的全国性商业零售企业,有来了又撤退的,有放言多少时间内超过株百的,有考察之后根本就不敢进来的。而株百始终屹立不倒,营业额度每年在增长。

 

    华晨地产从给企业代建家属区起步,以大批量的团购形式开发了一个又一个项目。尽管在行业内备受质疑,却无人能阻挡其成为行业第一。通过订单式的团购模式,华晨不仅在近年来实现了快速扩张,并且一次次成功规避了政策调控和市场危机。同时,华晨地产是从株洲走向长沙拓展业务的企业中,业绩最漂亮的一家。华晨的几个项目,在长沙业界都取得不错的声誉。

 

    结盟选择诚信

 

    在这次会谈中,株百董事长龚性强向媒体披露了他们选择与华晨地产合作的原因。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看中华晨地产的诚信。

 

    2011年,株百首度与华晨合作,以出资购买物业的形式,在华晨?御园开设珠江超市;

 

    2013年,株百与华晨签约,进驻华晨?栗雨香堤,在天元区栗雨中央商务区布下棋子;

 

    2014年,株百再度联手华晨,在庐山路与长江北路交汇处的华晨新里程?大拇指商业广场布局。

 

    双方还透露,下一步即将在石峰区清石广场项目有拓展区域商业的宏大计划。

 

    龚性强回顾与陈文义合作的经历,一直都很放心,相处很愉快。“我们与房产公司合作,资金安全是最担心的。但与华晨合作,这一点很放心。”龚性强总结与华晨合作的感受时说道。他很认可陈文义做事的大气。我们与其他公司合作,可能在商场的某个部位的某个设施,双方没有谈得很细致,就会再次讨价还价。但华晨公司很大气,没有谈过的细节,他们就很爽快的自己承担了费用。其中有一点是龚性强十分称道的,华晨的商业物业销售给株百的时候,没有像其他开发商那样把一楼的临街铺面分拆零卖,而是整体打包给株百。这样华晨的利润会低很多,但株百在做商场规划布局时,能够保持适当的规模和方便的设计。

 

    华晨公司的产品质量,也令龚性强十分满意。无论是株百购买的华晨的商业物业,还是株百员工购买的华晨的住宅,都没有什么不愉快的质量纠纷。

结盟出于需求

 

    双方的结盟,人品与产品自是重要因素。但最关键的一点,就是双方面对市场和发展转型的需要。

 

    本报记者提出,商业地产从来都是一个风险指数高,操作难度大的领域。尤其在株洲商业项目过多、电商对传统百货冲击日盛的当下,两者在各自的决策中,如何顺应市场趋势和规避商业风险的呢?

 

    株百股份发展至今天,龚性强十分清醒地认识到,市场形势在不断变化。他需要有华晨提供的规模适中,码头恰好的项目,以扩张自己的网点布局。在与外来商业品牌的比拼中,株百依靠的除了几十年积累的口碑,更重要的就是占据最好的码头。而对电商热潮的认识,他判断市场会有理性回归。传统零售商转型去做电商,肯定比不过淘宝和京东。国内几大传统商业品牌做电商,投入大,费效比并不高。因此,株百还不会轻易涉足其中,而会将精力放在网络建设和商场升级上。目前最重要的一个项目就是天元超市的升级,建设完后会是一个30万方的商业综合体,株百在其中有10多万的营业面积,也会有更丰富的体验型业态。

 

而对陈文义而言,传统房地产开发业务的市场前景已经难以预测,甚至可以说是黄金时代已经离去。尤其在面临众多外来一线品牌竞争的时代,固守传统模式几乎等于坐以待毙。因此,他早早在心里盘算着经营模式的转型。打入高利润的商业地产领域,采取订单式的商业地产开发模式,步步为营,稳扎稳打,这篇文章的布局,已经展开。而与株百的结盟,也为其转型提供了一个强大的资源,也助其最大限度地提高了抗风险能力。

 

 

(本文转载自株洲日报)